中垛旗麓信息门户网 > 情感 > 故事:我在疗养院换了一颗心

故事:我在疗养院换了一颗心

2019-11-02 17:11:46

每天阅读这个故事应用作者:柠檬变成精华

(1)

“林小姐,这个房间最适合你。南北通透,位置安静。你可以在这里呆一会儿,等着手术。”

“安心”疗养院的护理人员陈洋推开了202号房间。房间干净整洁,家具齐全。一个戴面具的中年妇女低下了头,打扫了房子。

“小杰,你可以出去了。”

苗霖和肖洁四目相对,从她的眼神中,苗霖看到了恐慌。当苗霖经过苗霖时,她闻到了橙色洗发水的味道。

苗霖慢慢走到窗前,俯瞰远处的群山。但是房子周围有大片破碎的墙壁和瓷砖。

“安心”疗养院是一座老式的三层小洋房,上面写着大“拆”字,红砖灰墙。春天寒冷而陡峭,爬山虎的几簇嫩芽从半壁枯萎的藤蔓中长出,随风摆动。

"养老院要拆除吗?"

“是的,林小姐,你是拆迁前我们收到的最后一个病人。谢谢你选择我们的疗养院,但有一条规则我希望你能遵守,”陈扬扬起眉毛,“不要对疗养院里的任何事情感到好奇。”

"我只关心手术是否成功?"

"只要林小姐用我们的方法护理她的身体,手术就只能成功."

杨晨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据说袁昕住院了。我能见见其他人吗?”

苗霖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在过去的一年里,她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差,她的心脏几乎无法负荷她的日常活动。

“林小姐,你忘了我说的话了吗?不要好奇。”

苗霖停止了说话。她的血型是rh阴性血,俗称“熊猫血”。为了继续活下去,王建伟找遍了所有医院找她,但没有找到合适的心脏。

器官捐赠者已经很少了,更不用说提供“熊猫血”的心脏了。

"现在请把你的手机给我."

杨晨紧握着她眼中不存在的眼镜。

“交出你的手机?”

“林小姐。如你所知,我们是私人交易。为了保护疗养院的利益和安全,我们需要加密您的手机,并在处理后将其返还给您。”

即使苗霖知道这种行为侵犯了个人隐私,她也只能试一试,以便手术顺利进行。

突发的心脏绞痛。

苗霖脸色苍白,大汗淋漓。她很快扶着墙稳住自己快要倒下的身体。

邦通...邦通...

手指下,墙壁似乎在频频跳动。

“墙是活的!”

苗霖触电般地缩回了手掌。

“林小姐,你可能太累了。这堵墙怎么可能还活着?”

杨晨笑着把左手放在墙上,右手又推了推不存在的眼镜。

“林小姐,好好休息。”

杨晨离开后,苗霖小心翼翼地再次把手放在墙上。

触手下一阵寒冷。

(2)

“你好,建伟。我已经成功地见到了李博士。”

“可爱,西蒙·西蒙。你可以好好照顾自己,等我出差回来再来看你。”

"魏健,你认为这次心脏交换手术会成功吗?"

“放松,刘一儿的病在那里治好了,等着回来看看你好吗?记得按时吃药!”

“疗养院不是医院。这里的医生真的可靠吗?”

“西蒙,西蒙,这不应该告诉你。疗养院是一个“地下”医疗机构,处理比我们更困难和复杂的疾病。”在电话的另一端,王建伟严肃地说:“只有通过我的关系,我才能让你进去。”

“建伟,谢谢你,我相信你。”

一年前,苗霖遇到了她的现任男友王建伟。也是在那一年,她突然被发现患有鼻窦炎症。一年后,她的病情变得越来越严重。

苗霖挂了电话后,吞下了桌上的红色药丸,一股甜味立刻从他嘴里冒了出来。

王建伟说,这种药是疗养院为了保护心脏动脉和准备心脏手术而开发的。

苗霖起身去倒水,从杯子下面拿出一张纸。

“这个公寓是一个吃人的怪物,离开!”

苗霖手里拿着纸条,漫无目的地走在公寓后院的操场上。谁在恶作剧?

苗霖认为,仍然认为萧杰是最可疑的,他可以自由进出房子打扫卫生。

“林姐姐!”

陈志聪住在苗霖隔壁,热情地迎接她。

一周后,苗霖发现,除了她,安心疗养院里只有三四个病人。他们彼此不熟悉,只是互致问候。

陈志聪是个例外。他热情开朗,比苗霖早一周住院。

陈志聪18岁时被诊断出脑瘤。我以前做过手术,但最近我开始复发,间歇性癫痫发作。

为了让他活下去,陈志聪的父母给他看了中西药,还试用了苗药,但他的病情日益恶化。

后来,陈志聪的父母在别人的介绍下,听说“安心”疗养院有办法把他带着唯一的希望送进去。

“林杰,我康复后会再打篮球。你说,我的病能治好吗?”

“不会有事的。”

苗霖也不知道如何安慰陈志聪,拍拍他的肩膀。她在这里等待奇迹。

"林杰,你不觉得肖辉很奇怪吗?"陈志聪在远处拉着努的嘴,康小慧独自坐在石阶上。

”跟她说话也没反应,陈护士看起来也特别紧张。据说她妈妈是在养老院打扫卫生的小杰。”

康小慧在陈志聪的口中是一个11或2岁的小女孩。苗霖也和康小辉打过几次招呼,但康小辉对苗霖的透明视而不见。

随着时间的推移,苗霖也放弃了与小女孩的交流。

"太糟糕了,我差点忘了吃药。"陈志聪拍拍他的头,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红色药丸。“我今晚要做手术。我必须按时吃药。”

"今晚又为无家可归者准备了一顿晚餐?"

一辆公共汽车沿着陈志聪指的方向停在疗养院门口。

一群衣衫褴褛的流浪汉被护士领进疗养院旁边的低矮平房。

苗霖听到杨晨说,“安心”疗养院已经建立了一个救助站来照顾无家可归的人。每七天,疗养院将安排一次免费的爱心宴会,并邀请无家可归者共进晚餐。

站在队伍尽头的流浪汉失去了一只眼睛,对着康小慧所在的地方傻笑。

康小慧复杂地看了盲人流浪汉一眼,转身走进公寓。

(3)

苗霖安慰陈志聪后感到有点累,正准备回自己的房间。

突然,一双有力的大手把苗霖拉到公寓的角落。

“林小姐,快跑!”

肖洁没头没脑地想了一句话。

“小杰,你什么意思?”

肖洁警惕地环顾四周。

“这房子会吃人。你正被他们监视着。你必须跑!”

“你在说什么?”

“这房子还活着,因为我,我女儿会被它困住,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死去,也不能因为她让别人死去!”

“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苗霖转身要走,肖洁焦虑不安,用力箍住苗霖的胳膊。

“林小姐,我真的没有骗你,你快跑!”

“小杰,不要骚扰我们的病人。”

不知什么时候,杨晨突然出现在两个人的身后。

萧杰沉默地看了苗霖一眼,在杨晨的注视下离开了。

“林小姐,萧杰一直在说很多话。不要责备她。”

苗霖摇摇头,转身走进公寓。服药后,她在床上睡着了。

咚。

那天晚上,苗霖被一声巨响惊醒。她揉了揉睡意朦胧的眼睛,转身回去睡觉。

咚。

天花板上又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

苗霖烦躁地睁开眼睛。黑暗中,一只大眼睛占据了整个天花板,井盖大小的瞳孔在空洞的白眼睛中盘旋。

苗霖害怕地闭上了眼睛。一股寒意从她的脚底蔓延到全身。她的身体无法控制地颤抖,心跳也很快。

南方没有阿弥陀佛...南方没有阿弥陀佛...

念了几次心经后,苗霖的眼睛试探性地眯了起来,打开了一个小缺口。就他从眼角所能看到的,他红光满面的瞳孔一直盯着她。

“啊!”

苗霖惊慌失措,打开了床边开关。白光立刻充满了房间。

像往常一样,在空白的天花板上,苗霖摇摇头,试图驱逐噩梦。

咚。咚。咚。

苗霖震惊了。重物落地的声音越来越大,使她无法入睡。

月亮上布满星星,春天晚上很冷。

苗霖穿着衣服站在楼道口,他的声音来自302房间。她记得康小慧住在这个房间里。

月光下,一个身影突然闪现在苗霖面前,迅速跳进302房间。

敲门,敲门...

半夜,敲门声突然在空荡荡的走廊里一次又一次响起,一缕缕红光闪过302半开的门。

“你能小声点吗!”

一想到白天被萧杰骚扰,苗霖就生气地推开门。

里面,黑暗的房间是空的。

一股刺鼻的桔子味扑鼻而来。苗霖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逼到后面撞到了墙上。

邦通...邦通...

这面墙又滑又软,苗霖的尸体正迅速沉入墙中。恐惧卡在她的喉咙里,深深地窒息了她。

片刻之后,苗霖再次出现在302房间。十几个跪在地上的护士都转过身来,呆呆地看着她。

在她正前方的墙上站着一张长着锋利牙齿的大嘴,一个接一个地咀嚼着食物,无数触须像藤蔓一样,从地上卷起一具赤裸的人体。

触须缠绕着他的脚踝,悬在空中的人头落地。随着触须的起伏,它在地板上发出“砰砰”的声音。

头一只眼睛是瞎的,很像苗霖白天看到的流浪汉。

一道红光闪过,一条猩红色的舌头会飘进他的嘴里,浓重的香味扑鼻而来。

几十根细小的触须从左墙上伸出,包裹着一个娇小的身体,只露出一张女孩的脸。

苗霖看到那张脸是康小慧。触角随着康小慧的呼吸有节奏地跳动。

其他触须紧紧地附在陈志聪的头上。他的表情很痛苦,全身不停地抽搐。

“啊!”

苗霖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转身就跑。他放松警惕,滚下楼梯,逐渐失去知觉。

(4)

“你醒了吗?”

苗霖睁开眼睛,看到了白色的天花板。杨晨坐在床上。

一想到昨晚令人震惊的画面,苗霖警惕地缩了缩。

"你昨晚心脏病发作,但幸运的是我们找到了你,并及时救了你。"

“心脏病发作?”

"是的,你服用了致幻精神药物,导致心脏病发作."

“致幻药物?”

杨晨捏了一颗红色药丸在手中。

“是这种药,看起来和你通常吃的药很相似,但不是原来的药丸。这种药对心脏病患者是致命的。”

“魏健,他不会的,”苗霖立即否认了他心中的想法。“有人换过我的药吗?”

陈阳点点头:“是小杰。”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杨晨无奈地叹了口气:“因为她的女儿康小慧是心灵的活载体。”

当苗霖想起那个表情冷漠的年轻女孩时,不禁感到有点苦恼。

“林小姐,你也别感到内疚,小惠也活不长了,自从她住院以来一直是我们的先期治疗费用。我和小杰签署了一项协议,为了补偿,肖辉死后,她身体上的所有器官都将属于我们。”

“那小杰为什么要伤害我?”

“我们会交换你的心。肖辉可能会早死,毕竟,你的心会失去支持。”

苗霖的心里充满了内疚,因为她的原因,这很可能导致一个女孩的生命过早结束,她的坚持开始动摇。

“小杰在哪里?”

"我们会暂时把她锁在另一个房间,手术后释放她。"

杨晨离开后,苗霖静静地想了一会儿。她给王建伟打了电话。

"西蒙,西蒙,你会为我们的未来接受这个手术吗?"

得知苗霖摇摆不定的心情后,王建伟耐心地说服他们计划未来的生活。

“魏健,我将在七天内做手术。你能回来吗?”

"西蒙,西蒙,你手术那天我一定在那里."

挂断电话后,苗霖矛盾地站在302面前。

302门虚掩着,苗霖推门进去,房间的装饰和她的房间是一样的。

康小慧静静地躺在床上。

苗霖坐在康小慧的床边。康小慧脸色苍白,嘴唇又黑又紫。

苗霖听到人们说他的深紫色嘴唇和心脏可能有问题。

“肖辉,对不起,原谅我的自私。”

康小慧眉头微微一皱。

(5)

那天之后,苗霖见过康小慧几次。她又瘦又瘦,出门时甚至需要护士的帮助。

苗霖感到内疚,试图避开她。但是苗霖总觉得康小慧在她眼里藏了许多无尽的话。

与此同时,苗霖又见到了陈志聪。这一次,他以护理人员的身份出现在一家疗养院。

陈志聪脸色红润,整个人似乎重生了。

“志聪,你感觉怎么样?”

“我完全康复了。”

“真的吗?”

在苗霖的认知范围内,以目前的医学水平,脑癌无法完全治愈。

“为什么?你不相信吗?”

"不,不,不,祝贺你,你可以回到篮球场."

苗霖连忙转移话题。

“谢谢,但是我从来不打篮球。我听说你明天要做手术。祝贺你的新生活。”

陈志聪嘴角露出微笑,深深看了苗霖一眼。然后他上了一辆公共汽车,驶出疗养院。

苗霖知道公共汽车每次回来都会搭载一大群无家可归的人。但她似乎从未见过。公共汽车把无家可归者带了回来。

“醒醒!”

深夜,苗霖从床上醒来。

“肖辉?”

“现在就跑,他们明天会改变你的主意。妈妈是对的。我不能伤害任何人。”

康小慧焦急地催促苗霖。

“怎么了?”

“他们想把你的心交给我,你快跑!他们都是恶灵,你会被他们变成恶灵。”

康小慧甚至拉着苗霖往外走。

"小惠,我知道这对你不公平,但我想活下去."

康小慧充耳不闻,只是拖着苗霖往前走。

康小慧离开疗养院100米后,似乎碰到了一个无形的障碍,被困在了原地。

“我是这座房子的心脏。我出不去了。快跑!”康小慧的眼睛变暗了。“为了不让我妈妈被他们变成恶魔,我只能顺从地活着。”

康小慧紧紧靠在苗霖的背上,焦急地把她向前推。

“肖辉,你不想要你妈妈吗?”

杨晨的声音从后面响起,康小慧僵直在原地。

"林小姐,谢谢你及时提醒我."

杨晨拿出手机,关掉了与苗霖的通话。

康小慧转向苗霖,冷冷地看着她。

“你通知她了吗?”

“对不起。”

“妈妈,我听了你的话,是个好孩子。”

康小慧说着,愤怒地甩开苗霖的手,径直走回公寓。

(6)

苗霖想起了康小慧最后一次看她。她躺在床上不安地辗转反侧。她点击了网页,并在电脑上输入了“吃人的房子”和“恶鬼”等关键词。

几秒钟后,一系列条目被搜索出来。

该网站主要是关于城市神秘故事的故事。苗霖指出了一个当地的超自然论坛,一个在线帖子严肃地发布了一些图片和文本。

“我们有一个奇怪的房子,在这里吃人。据说这座奇怪的房子多年前是座监狱,里面有许多非常贫穷和邪恶的恶棍。一天,监狱里突然起火,里面的囚犯被活活烧死,非常愤怒。”

“后来,监狱被拆除,房子被重建。奇怪的事情发生在那之后。有些人说房子是活的,靠吞噬人类的血肉而生存。被吞噬的灵魂将在陌生的房子里变成恶灵。”

“恶灵不能离开这座陌生的房子。它们只能占据人体,为陌生的房子寻找食物。这一循环还在继续。”

在帖子下面,我贴了几张照片。每栋房子都不一样。有平房和小高层建筑。照片下面有一段。

"只要你愿意,这座奇怪的房子可以永远存在."

论坛结束后,苗霖陷入了混乱。

(7)

在进入手术室之前,苗霖再次看到车上挤满了无家可归的人。一群流浪汉下了公共汽车后,他们的脸上充满了兴奋。

陈志聪带领他们来到前方的救援站。

苗霖又想起了独眼流浪汉,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哪些是真实的?那些是假的吗?

苗霖摇摇头。她再也不能动摇了。操作必须成功。她必须好好生活。

“西蒙,西蒙,别紧张,我会和你在一起的。”

“嗯,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

王建伟拉着苗霖的手,两人相视一笑。

在一剂冷却液注入苗霖体内后,她的意识逐渐模糊,麻醉剂逐渐起效。

气味,浓浓的鱼腥味。

不知道什么,苗霖能感觉到意识正在逐渐苏醒,她发现自己被绑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康小慧躺在她左边的另一张手术台上。

"康小慧的心脏快不行了,所以她需要心脏移植."

苗霖的眼皮很重,但她的意识很清晰。她的心一直在警觉。她曾经听到人们说有些人天生对麻醉药品有抵抗力,会在手术中醒来。

她能清楚地感觉到她的心脏被一把冰冷锋利的刀切开了。

心痛传遍了她的全身,但她不能说话。

敲门,敲门...

苗霖又听到了那个声音。她看见触手像藤条一样晃来晃去,拖着一个人的身体。她耳边响起的是锋利牙齿咬碎骨头的咀嚼声。

那天晚上我看到的照片还在我面前。

苗霖的胸部是空的,她新鲜跳动的心脏离开了她的身体。

“多么健康完美的心脏啊。”

李医生发出一声赞叹。

“这不是因为我吃饱了。”

王建伟的声音像晴天霹雳一样击中了苗霖。她努力想开口说话,但没有成功。

"老王,你真的很难找到一颗合适的心."

“那些药丸真的很有效。它们可以让健康的心脏暂时出现问题。如果你去医院,你就找不到问题。”

“你们这些老鬼魂,如果我没有及时见到母女,所有的计划都会被他们毁掉。”房间里响起了杨晨的声音,“这次心脏问题已经解决了。你可以找到更多的食物并喂它,这样我们就可以在这个世界上呆得更久。”

“我也想换成更帅的身材。你看,老王对那些女孩很着迷。”

“别想了,有很多兄弟在排队等着吃肉。”

"胡说八道,快速缝合手术."

苗霖感到一颗心疲倦地在空荡荡的胸膛里跳动。(工作名称:“我在疗养院改变了主意”。作者:柠檬需要提炼。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

安徽11选5

视觉焦点

  • 下一代Wi-Fi 6标准正式启用,速度提升四成

  • 苏宁+天猫+三大运营商成立5G生态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