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垛旗麓信息门户网 > 综合 > 71年前,人民政协曾在这里启航

71年前,人民政协曾在这里启航

2019-10-20 12:19:37

位于Madier酒店。

1948年11月25日,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问题的协议正式形成。这幅画展示了他手稿的副本。(信息照片)

位于马迪尔酒店二楼的会议室是新CPPCC筹备活动的旧址。

图为悬挂在马迪尔酒店二楼会议室的民主人士画像。新华社记者杨思琦拍摄

新华社北京9月30日电(记者杨思琦)——9月30日,《新华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71年前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在这里起航》的报道。

在中华民国70岁生日临近之际,哈尔滨中央大街的上游拥挤嘈杂。在西气道街的交叉口,一座有100年历史的三层建筑静静地矗立着。阳光透过深绿色屋顶和浅棕色墙壁上的细小枝叶照射进来,明亮而庄严。

走进这座古老的建筑,中俄双语的“马迪尔酒店”正对着我们。71年前的秋冬,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密切相关的一项重要活动——新CPPCC的筹备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谈判在这里举行。

哈尔滨是中国最早解放的大城市,也是中共中央东北局的所在地和东北解放区的首府。1948年,为了响应中共中央的“五一口号”,第一批民主人士秘密北上解放区,商讨新CPPCC的准备工作。他们要么走在坚硬的石头铺成的中央街道上,要么在彻夜未眠的马蒂尔酒店的灯光下酿造。

11月25日,《关于召开新一届政治协商会议问题的协议》正式形成,这是一份具有政治协商和多党合作象征意义的政治文件。因此,马迪尔酒店见证了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重新启航的历史性时刻。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来访的游客在马迪尔酒店停了下来。黑白照片讲述过去,名人手稿刻有历史。透过历史的乌云,我们回忆起共同改变中国未来和命运的辉煌历史,我们被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真诚相待、协商建国的伟大历程深深感动。

(1)

1948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三年后,国际局势仍然不可预测。美国和苏联对峙,“冷战”给欧洲蒙上了阴影。此时,中国也沉浸在血泊之中,面临着两种未来和两种命运的选择。

1948年5月20日,南京古都。蒋介石宣誓就任“中华民国总统”。此时,他很难过,很难过感冒...

就在一个月前,毛泽东结束了在陕北一年多的职业生涯,来到了河北省阜平县城南庄。然后,他从西北人民解放军司令彭怀德那里得到了一个好消息:人民解放军收复了延安。

4月27日,毛泽东致函时任晋察冀中央局城市工作司司长的刘仁,请他邀请北平民主人士张孙东、福鼎一等到解放区参加各民主党派和人民团体的代表会议,讨论召开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以及加强各民主党派和人民团体合作和纲领政策等问题。

正是在这封信中,毛泽东把这次会议命名为“政治协商会议”,会议于1948年秋天在哈尔滨举行,哈尔滨解放了两年。

(2)

五月一日是劳动者的神圣节日。

根据大会规定,中共中央将在这个节点上大声疾呼,用宣言和口号向工人、农民和爱国者致敬。1948年5月1日的劳动节自然会成为解放区内外关心中国前途和命运的人们的热点。

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发出“五一口号”,提出“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和各社会精英应及时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开人民代表大会和建立民主联合政府”。“五一口号”由新华社发布,由新华社广播。

5月1日,《晋察冀日报》以“中共中央发布的五一劳动节口号”为标题发表了全文。

5月初,香港《中国商报》以“中共中央重要公告”为题发表了“五一口号”。

当时,香港是民主党派和民主人士的大本营。五一口号发布的同一天,毛泽东给中国国民党香港革命委员会主席李姬神和主持中国民主同盟工作的沈钧儒发了电报。他进一步解释了五一口号,并表示“会议地点拟在哈尔滨,会议时间拟在今年秋季”。

1948年9月12日晚,一艘悬挂苏联国旗的名为“波尔塔瓦”的货船逃脱了港英政府和国民党特工的监视,离开香港北上。NLD中央委员会主席沈钧儒、三民主义中央委员会常委谭平山、国民党军第十九路军前司令员蔡廷凯、农工民主党执行委员会主席张伯军都在车上。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文学、历史和学习委员会前副主任卞金平表示,这些都是中国最著名的民主人士,也是响应“五一口号,前往东北解放区的第一批民主人士。他们用自己的行动来推动他们的政党和更多的民主党人采取积极的行动来创建一个新中国。

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文学和历史博物馆哈尔滨市委员会,一座雕塑再现了“波尔塔瓦”货轮向北驶向东北解放区的场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哈尔滨市委员会文学、历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张军(音)表示,沈钧儒当时73岁,他们冒着海上触礁、被拦截等诸多风险。他们坚定地走向统一、统一、和平、民主和光明的新中国。这也反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人建立新中国已经成为当时人民的大势所趋和方向。

据报道,从1948年9月到1949年3月,100多名民主人士从香港、上海和海外小规模、分批、有计划地到达哈尔滨、沈阳和北平。

(3)

哈尔滨,一个命运被铁路改变的城市。这原本是中国北方松花江边的一个小村庄。随着中东铁路的建设和开通,哈尔滨改变了它的面貌,以一种与中国其他城市完全不同的风格向世界展示了自己。

1946年4月28日,东北民主同盟军进军哈尔滨,哈尔滨成为全国最早解放的大城市,也成为支持全中国解放的重要战略后方。

从土改风暴到镇压反革命和土匪的胜利。从改造卖淫和吸毒等旧习俗到确保城市生活、公共卫生和交通建设;从保护民族工商业到发展生产和恢复经济;从民族文化教育的复兴到新闻出版事业的启动...哈尔滨正在酝酿一项又一项的政策,中国共产党在建设和管理大城市方面的探索和实践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1948年9月29日,经过18天的艰苦跋涉,沈钧儒、谭平山、张伯钧和蔡廷凯终于到达了目的地。这时,哈尔滨已经解放了两年多,基本上完成了统一完善的人民政权。各项建设工作有序开展,人们参与城市建设的热情高涨。

当时,哈尔滨被选为新CPPCC的预备会议地点,这可以说是对天气、地理位置和人有利的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前秘书长黄晓彤说。

据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文史博物馆研究室主任陈海彬说,为了接待这些重要的客人,当时的东北局成立了一个半开放半地下的接待办公室,负责几位民主党人的食品、服装、住房和交通。这些民主党人住在哈尔滨的马迪尔酒店。

现在,在马迪尔酒店,民主党人住的房间门上挂着一个铜铭牌-

“213。爱国民主人士谭平山先生于1948年10月留在这间屋子里”;

“215。爱国民主主义者沈钧儒先生于1948年10月留在这间屋子里”;

“216。爱国民主人士蔡廷锴先生于1948年10月留在这间屋子里”...

考虑到他们都来自南方,没有衣服抵御东北寒冷的天气,接待处专门为每个人做了一件貂皮大衣,并配备了一辆旅行汽车。

在哈尔滨定居一段时间后,10月2日,沈钧儒等人致电毛泽东、朱德、周恩来,表示他们“愿意尽一切力量利用自己微薄的贡献,期待未来的琐罗亚斯德教”。

第二天,毛泽东、朱德和周恩来从西柏坡打电话回来:“朱先生安全抵达哈萨克斯坦。这非常令人满意。弟弟和其他人正在邀请华侨、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和无党派民主人士的代表到解放区,在明年的适当时候举行政治协商会议。”

(4)

1948年8月1日,正当民主人士准备北上时,哈尔滨赵霖电影院(现为儿童电影院)召开了一次会议,来自解放区和国民党统治区的500多名代表聚集一堂,讨论中国工人运动的发展。

当时,中国劳工协会主席、中国共产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朱学范在会议上报告了国民党统治区的工人运动,号召国民党统治区的工人阶级团结起来,推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

朱学范之子、前中国共产党革命委员会副主席朱培康回忆说,当他到达哈尔滨时,朱学范了解到,中国共产党在他去调查和研究农村煤矿的过程中赢得了人民的支持。

朱学范在给李姬神的信中写道,“范已经在哈尔滨呆了一个月了。住在这里受到了中国共产党的热烈欢迎...在哈尔滨和沿途的城市,我们看到的人们兴高采烈

朱学范还写了《新东北的新天气》,并发表在《东北日报》上。

9月29日,朱学范从中华全国总工会的住所搬到了马迪尔酒店。后来,被誉为“东北模范”的中国民主促进会创始人王绍尧、时任东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东北民主同盟主席高崇民也在马迪尔酒店(Madier Hotel)与他们会合。

对民主党人来说,哈尔滨充满了异国情调和神秘色彩。

根据《蔡廷锴日记》,他和沈钧儒等四名民主党人于9月30日访问了哈尔滨。“这座城市是50年前才建立的。在俄罗斯沙皇时代,这是俄罗斯的租界。街道上的建筑和房屋都是西方化的,历史遗迹很少。抗日战争取得悲剧性胜利后,蒋介石利用这一胜利将伪满洲国匪军收编为一体,将权力扩大到城市,并利用匪探杀害中国共产党重要官员李赵霖。为了不忘记李肇星的功绩,中国共产党在这座城市建立了赵霖公园、电影电视台、学校和其他纪念设施。”

今年的松花江在结冰后再次解冻。看到这一罕见的自然景观,沈钧儒欢快地写了一首诗,名为《封江后的松花江隐者》:“河水心冻结,但却奔流湍急,雪甚至比潮水还少。地球的大气层也随着人员的变化而变化。从现在开始,北方的鹅不需要去南方。”

(5)

在马迪尔酒店(Madier Hotel)二楼,有一间不到60平方米的会议室,现在既是会议室又是历史展厅。欧洲宫廷风格的装饰映入眼帘,70年前的米色墙壁依然如故,欧洲的门窗、座椅、吊灯和壁灯依然如故。

与70年前不同的是,沈钧儒、谭平山、张伯俊、蔡廷凯、王绍尧、朱学范、高崇民、李德全等人的画像整齐地挂在墙上,还有1948年在本会议室达成的“新CPPCC问题座谈会”的发言记录和“召开新政治协商会议问题协议”内容介绍。

1948年10月21日、10月23日和11月15日,在这个会议室举行了三次“关于新CPPCC各种问题的研讨会”。

10月21日,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中共中央东北局局长代表中共与沈钧儒、谭平山、张伯钧、蔡廷凯、王绍奥、朱学范、高崇民就“关于召开新一届政治协商会议的问题(草案)”交换了意见。研讨会讨论的主要议题是新CPPCC的性质和任务。

沈钧儒:NLD捍卫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决议,反对内战,争取民主,赢得了全国人民的认可。NLD和中国共产党的密切关系使NLD同志更加成熟和进步。”

谭平山:新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是中国共产党和所有民主党派共同承担革命责任的会议,不是传播胜利果实的会议。为了早日赢得革命的胜利,每个人都应该更加负责,领导的责任不应该落在共产党的肩上。这是一项在历史发展中不能放弃的任务。”

"朱学范:没有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任何革命统一战线都不可能胜利."

……

23日,出席会议的民主党人就预备会议的组成、新CPPCC的与会者、新CPPCC将要讨论的重要问题、如何建立中央政府以及预备会议的时间和地点等细节提出了意见和建议。

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来自哈尔滨、西柏坡、香港的反馈和建议…“关于召开新一届政治协商会议的问题(草案)”在远离钱山的三个地方进行了传播。电报和措辞谨慎的段落已经证明了中国共产党和民主派同甘共苦的诚意。

11月3日,中共中央对沈钧儒等人在讨论中提出的意见和建议作了答复。

与此同时,另一位著名的民主党人从莫斯科来到哈尔滨,住在马迪尔酒店。她是李德全,著名爱国将军冯玉祥的妻子。

两个月前,冯玉祥、妻子和孩子离开美国,前往祖国参加新CPPCC的筹备工作。当穿过黑海时,船着火了,冯玉祥和他的小女儿遇难。李德全化悲痛为力量,继承冯玉祥的遗产,为和平民主的新中国而奋斗。

11月15日,第三次研讨会召开。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中共中央东北局局长代表中共于11月3日就中共中央的答复再次与八位民主党员进行了讨论。民主党完全同意党中央的答复,并提出了两项新建议。

首先,新CPPCC由38个单位组成,每个单位有6名代表,代表中国共产党、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和地区。第二,如果有增加单位数量的建议,可以随时进行谈判,并由筹备委员会正式决定。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文学、历史和学习委员会前副主任卞金平说,有三次正式会议和协商,有无数次沟通和相互会谈...当这些民主党人第一次到达时,他们有自己的想法和自己的起源。经过反复磋商,他们共同达成了为新CPPCC举行筹备会议的协议。

黄晓彤说,讨论结束时,决定如果有任何增加单位数量的进一步建议,可以随时举行谈判。事实上,这等于为当时在观望和犹豫的开明人士和国民党进步势力打开了一扇门。

“这些民主党人在马迪尔酒店讨论的重要成果之一是国家建设进程的变化。“中共中央党史文献研究所副所长赵世刚说,张伯钧和蔡廷凯曾向中共中央建议,新CPPCC相当于一个临时人民代表大会,这将直接产生一个临时中央政府,这在当时是非常必要的。这在1949年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接管人民代表大会的职权并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发挥了重要作用。

(6)

“1948年11月25日”手稿的副本在哈尔滨CPPCC文史博物馆展出。这是一份关于新CPPCC的历史性文件,它诞生在马迪尔酒店——关于召开新政治协商会议问题的协议。

协议明确规定,新CPPCC筹备委员会将由中共代表和支持中共中央“五一口号”第五项的23个主要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和无党派民主人士组成。筹备会议的组织条例由中国共产党起草。筹备会议的地址定在哈尔滨...

关于新CPPCC,新CPPCC的参与范围必须排除南京反动政府体制下的一切反动党派和反动派。建议由中共、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地区和人民解放军38个单位组成。时间设定在1949年。新CPPCC的两个重要议题是共同纲领和如何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

在这一点上,关于这份触及人民心灵并使中国共产党能够与民主党派代表谈判以开始国家建设进程的文件的讨论已经成功结束。

这是民主派到达东北解放区后,在新CPPCC准备活动中取得的一项重要成就。这是新CPPCC筹备活动的第一份正式文件,也是多党合作产生的第一份重要文件。整个讨论过程是一个民主协商的过程,一个建立共识的过程,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成功实践。

从1948年10月8日周恩来领导中央统战部在西柏坡起草《关于召开新一届政治协商会议的问题(草案)》开始,经过49天时间,11月25日达成正式协议。

从金秋到银冬,哈尔滨经历了季节的变迁,马迪尔酒店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形成的重要历史见证地之一。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刘贾蔷说,这为新CPPCC筹备委员会的成立、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的召开、中央人民政府的成立乃至新中国的诞生奠定了坚实的政治基础。

(7)

1949年春,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批准了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和建立民主联合政府的建议。随着北平的和平解放,中共中央决定把新CPPCC预备会议的地点从哈尔滨改为北平。

6月15日,新CPPCC筹备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在中南海秦征厅开幕。

9月17日,新CPPCC筹备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正式决定将新的政治协商会议命名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

9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

这标志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模式的开始。所有民主党派都成为中国新人民民主专政的参与者。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他们和共产党一起承担了管理和建设国家的历史责任。

(8)

回顾过去,在东北和民族解放战争胜利的关键时刻,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的代表成功地探索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的民主形式——协商民主。

哈尔滨是一个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城市,它承担并见证了筹备新的政治协商会议和启动协商和国家建设进程的历史任务。它在中国历史上写了一个非常丰富多彩的一页。

从目前来看,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已经成为我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协商民主已经发展成为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独特形式和独特优势。

拓宽东方潮流,迈向新时代。中国共产党、各民主党派和民主人士一直真诚地站在同一条船上,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共同努力,创造一个光荣的新时代和更美好的未来。(结束)

视觉焦点

  • 青春风暴!切尔西连续3场英超客场半场就进3球

  • Epic喜加二!《万物》、《地铁:2033重制版》免费领取地